公視採訪

星期四, 4月 08, 2010

【〈相思〉PK〈相思歌〉】



  不知怎麼,就是很容易想起賴和,可能,賴和文學營是我參加過近百營隊的第一個吧,如果那個年代有網路,賴和當然也是位部落客醫師,他也是雙子座,他鐵漢,他柔情,反正我就是喜歡他。幾年前,我幾位好友合製了賴和音樂專輯,記得我當時是實習醫師,聽到這件事,確定有相思這首歌入輯後,立刻應允贊助一百張CD的費用,靠,足足花了我一個月薪水,由那個時候的我,就不難觀之這是個日後會去買小鷹號的人。


  專輯中,其實我最喜歡〈月光〉,我也跟易叡提過。悲的讓我心有戚戚。


  專輯中,最喜歡經常拿來播放的是〈相思〉與〈相思歌〉。可能我先天就喜歡七字詩氣口的東西,日後光靠著會臭屁幾首七字詩就結交許多忘年之交如鹿耳門漁夫

  

  好友問起「三人共五目,無長短腳話」的故事,這個故事我爸有講給我聽過,台灣日報的副刊也曾經有一整個版面講這則諺語。


  在媒妁之言決定婚事的年代,把幸福當賭注,其實顯的冒險愚蠢,沒頭沒腦的嫁人,套一句我喜歡的張錦貴的演講九百句型:三頓推粗飽是正常,琴瑟和鳴是撿到。


  三零年代,我的老友呂美親說:「什麼新鮮事都發生,包括左翼運動中已有婦女團體公開暢談婦女解放、自由戀愛、婚姻自主、廢娼;提出婦女知識教育,甚至鼓勵婦女參政(光婦女參政已經可以讓我寫一篇許世賢啦或南北雙嬌的文章了,按:北嬌,黃玉嬌,南嬌,蘇洪月嬌)。」


  彼時愛情觀較之過往當屬巨幅震盪,猶如現在的性愛觀較之彼時,3P轟趴從禁忌已經變成不罕見。


  被史家譽為台灣新文學「寫實主義」的開創者、建立素樸左翼文學的賴和,其〈相思〉和〈相思歌〉同時刊於193211的《台灣新民報》三九六號,這兩首歌,我百聽不厭,美親筆下「年少的蠢蠢欲動」講的真是恰如其分。


  兩首「相思」歌中都批判流長緋短,並試圖冷靜承受輿論。然而,一心追求幸福的他們,仍忌憚「身邊人眾眾」,終究沒多跨出一步妥協無形壓力而「驚心不敢來」、「堅心來去睏」。


  〈相思〉裡的男孩因「恁偏愛講人歹話,乎阮驚心不敢來」而龜縮。


  〈相思歌〉裡的女孩說出「既然兩心相意愛,那怕人議論」而顯的勇敢。


  賴和故居改建的賴和紀念館,入口處就是賴和手寫的蒼勁書法「勇士當為義鬥爭」

  〈相思〉和〈相思歌〉讓賴和這位鐵漢難得的展露柔情(我們雙子座的都是醬的人)。


  〈相思〉發表時,賴和特別註明這是歌仔調,他比較為人深知的稱號是台灣新文學之父,但他也很注重民間文學的拾遺。賴和的次子賴洝表示,賴和生前常會請乞丐或盲藝人到家裡表演,而且很用心的記載過程,遺憾這些珍貴記錄卻沒能保存下來。


  〈相思〉歌詞中用止頭痛的「鬢邊膏」描寫「為伊消得人憔悴」楚楚可憐的病容。曲中主角與正在洗衣服的情人相見,礙於在場閒雜人等張大的死魚眼等逐著八卦嚼舌根,不敢流露欣喜之情,心中無奈惆悵,可見一斑。


  現在的白話「關你屁事」,在〈相思〉中是用「共恁外人無治大」來表現。


  最美的句子當然是末兩句「恨無鳥仔雙箇翼,隨便飛入伊房內」,主角幻想自己能身插兩翼,自由來去。有一說把它解讀反用「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因為兩人不能相聚互通心有靈犀的情意,只好希求自己能有雙飛翼,飛去與伊人相見。

1 則留言:

LK 提到...

該專輯中我最喜歡的正是〈相思〉與〈相思歌〉。我把這兩首轉成mp3放進手機當鈴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