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採訪

星期四, 4月 30, 2009

台灣人,你看什麼書?

   video
  一九七九年,李雙澤倡導要「唱自己的歌」,三十年後的今天,我想問,台灣人要不要「讀自己的書」?尤其是身處書商混帳,政府胡塗的錯亂年代時。



  六年前,在世界讀書日的前夕,前總統夫人吳淑珍當時推銷她的閱讀經驗,她提到年輕時愛看《三國演義》、《紅樓夢》,還自言「偏愛雜書」,常常讀些「有的、沒的」(似是以閱讀許多奇書自況)。


  三年前,中原大學為了鼓勵學生多閱讀,推出名為「十大經典名著」的閱讀活動要求學生在畢業前必須讀完以下這十本書:《三國演義》、《紅樓夢》、《幽夢影》、《天龍八部》、《文化苦旅》、《鄭愁予詩集》、張愛玲短篇小說集、《台北人》、《讓高牆倒下吧》及《百年思索》。

 

  由吳淑珍所分享的閱讀經驗,不難看出台灣人的悲哀,吳雖自認雜食閱讀,推薦書單卻是中原大學所羅列名單裡中國味最濃的兩本,完全無法剪斷中國文化臍帶,這樣的台灣總統夫人有什麼文化高度!是以,民進黨執政八年,對於建構台灣學子多元的歷史觀(而非中國史觀)以及把語言教育導上正軌(尊重諸語,而非華語至上),分數絕對不及格。



  一位博覽群書的老師(泌尿科醫師)告訴我,所有在台灣曾出版過的文學作品,只有一本提及輻射線對人的重大影響,該書在名為「長崎的原子彈爆炸」的篇章這麼敘述:「那正是仲夏時候,不久這座死亡的城市散發出令人不能忍受的臭氣。善後工作,對於當事人是一種異常的考驗。大約有七萬名死難者,而許多受傷者只能搬動到市外附近。幾天之內,又有新的恐怖發生。許多生存者忽然開始由囗鼻出血,毛髮脫落,不久便死亡了。大哥和其醫師同僚們對這種未曾有的新景象,深感迷惑。」這本書就是日前重新出版的「自由的滋味」由國際聲譽卓著的人格者彭明敏教授在一九八四年所作。



  此書除了啟迪民主思想,也讓我的老師思考能源問題,台電說核能排出較少二氧化碳,卻不提難纏的核廢料;有人說石油需購自外國故需發展核能,殊不知,核能的原料亦須購自外國,逃不了別人宰制。





  台灣有許多能人走過不斷流轉的時代,面對不同的「內地」,對「國家」有自己的想望,也因此誕生許多龐然巨著,如鄭翼宗醫師的自傳《歷劫歸來話半生》、第一位台灣女記者楊千鶴的《人生的三稜鏡》、自許「醫生為正妻,文學為情婦」的吳新榮醫師寫下的《震瀛回憶錄》,台灣人不該錯過這些巨著妄自菲薄,一心向中國文學作品依附,中國的文學作品當然不是末流,但應該被我們視為閱讀清單中的支流,而非主流。

20090430自由時報版


星期三, 4月 29, 2009

0425玉山社台灣三哲新書發表會

每次都用寫的,這次用講的給你聽
video

星期一, 4月 27, 2009

一場辯論,改變國家一個世代的命運(點圖即有清楚版)



  插花:中國學棍張銘清,你賣弄的名言是伏爾泰說的,不是泰戈爾,好嗎?



  1971年12月6號《大學新聞》刊登台大法律系學生(法研社社長)洪三雄大作〈支持全面改選中央民意代表〉1971年12月7號,法代會(主席為陳玲玉,與洪日後結為夫妻)舉辦「中央民意代表應否全面改選」辯論會,陳少廷在此辯論會上,與反對全面改選的學者周道濟展開一場盛大辯論,台大體育館的會場為之爆滿。

  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




  1991年9月17日章孝嚴接受謝長廷挑戰辯論「加入聯合國」

  詩註:中華民國歹名聲,聯合國籍早除名,長廷正港蕃薯子,孝嚴叫中國親娘
  作者:鹿耳門漁夫(蔡奇蘭)
  從此,積極加入國際組織成為台灣人重要共識,沒有人可接受台灣變成世界孤兒或被中國併吞,沒有人可以接受台灣總統是兒皇帝或特首。
  


  2009年5月9日,馬總統(不)可能賣國辯論會登場,想出賣台灣利益的人,想當公安的警察,想取得低門檻中國醫師的便宜行事之徒,通通都是台灣邁向一流國家的絆腳石。



  2009年的今天,離馬英九開票當選超過一年,國家邊界模糊化,口口聲聲ECFA,但是國家即將人間蒸發,因為2008年我們選出的是一個不想讓台灣國家正常化的總統。他說他不出賣台灣,只出賣台灣水果,問題是,還有農民鼓掌叫好,傻瓜農民,如果馬英九賣出台灣水果,你還可以高興,他要出賣台灣水果,就是要引進中國水果,惡性競爭,幹掉台灣水果;他要出賣台灣水果,就是鼓勵台灣的種苗輸出中國,讓中國複製台灣的先進技術。



藍可以是浩瀚,綠可以是枝枒。
藍可以是洶湧,綠可以是春芽。
當切。格瓦拉遇上布爾喬亞。
當明辯思辯凌駕國罵叫罵。
當雅氣清談取代厲聲嘶吼,撞擊之後碎裂一地的結晶竟然比Tiffany還璀璨。
豪邁的光芒萬丈於萬寶龍的揮灑。
千百年後,統治地球的生物回顧這段歷史。
讚嘆聲不絕於耳:「那個時代,竟還有人願意用腦來指揮嘴巴」。

  「北社2009青年辯論賽」將於五月九日假台大校友會館舉行,針對「馬總統(不)可能賣國」議題,讓年輕人使用華、台雙語表現思辨和表達能力,比賽採新式 奧瑞岡四四四制,並在辯論前一週抽籤決定正反方,同時邀請知名部落客Billy Pan吉他魔人音樂人醫師及辯論專家學者擔任評審,比賽之輸贏無關政黨取向,而是辯論能力,冠軍隊伍及最佳辯士將分別頒發獎金兩萬元、五千元及獎牌。



  馬執政即將滿週年,國人的疑慮和爭議卻愈演愈烈,為鼓勵青年以行動積極關注公共事務,以及培養民主精神與思辨、表達能力,台灣北社特別舉辦青年辯論比賽,並 邀請台灣部落格協會、台灣青年智庫及台灣青社等青年團體共同協辦,透過「馬總統(不)可能賣國」議題之辯論,讓年輕人深入思考、關心台灣國家的前途,在母親節前夕,共同關心大家的母親--台灣。



  即日起至四月三十日止接受報名,歡迎十八歲至三十五歲年輕人組隊參賽,詳細活動簡章請上網參閱台灣北社網站,或電洽02-2396-0900。

星期六, 4月 25, 2009

李筱峰教授0426三書發表會的暮鼓晨鐘

video

星期五, 4月 24, 2009

挑戰陳茂雄---南縣提名之另類見解

  陳茂雄教授大作「扁系與非扁系的決戰」謬誤實在太多,不敢恭維。



  陳教授把民進黨南縣的提名定調為扁系V.S.非扁系,這個假設如果成立,那所謂南縣的「扁系代表」應該是一個極沒有個人特色優勢,只能訴求「支持陳水扁就投我一票」的肉腳候選人(如果黃永田出來選比較是這種味道),就像1993年,許信良在新竹市提了一個所有條件都遠遜對手的吳秋榖先生選市長,此輩競選時只敢喊「選黨不選人」,偏偏綠營支持者往往選人也選黨,此輩當然嗚呼哀哉,得票不到對手一半從此夭折政壇。請問陳唐山的個人魅力、國際視野,還有最重要的民意支持度,豈是吳秋榖之輩可以比擬。



  民進黨創黨以來的提名模式大底有以下四種:一人提名、小組提名、黨員提名、民調提名。一人提名的例子可以舉高嘉瑜為反例,高嘉瑜本來獲民進黨雷雨奇兵徵招,通過數關徵選而正式出線,陳水扁一句「她選不上,換羅文嘉」,變成羅文嘉出線,高嘉瑜作廢,這叫一人提名,結果慘敗。



  黨員提名就是僅賴黨員投票決定人選,1993年的民進黨南縣提名可以為例,當時固然存在幹部評鑑機制,但在眾人聯手抵制後沒有納入評選結果。當時以黨員投票定輸贏,唯黨員投票第一名的鄭自才因受刑人的身分,出獄日期和登記為候選人的日期差了兩天而和南縣長參選人「相閃身」,是以第二名的陳唐山得代表民進黨出線。



  民調提名有時採用完全看民調,有時是黨員和民調各用五五或三七等比例加成換算,以這種模式產生候選人,當選率最高。陳文指出「民意支持度高,不代表選舉會贏」,並舉「20年前的台南市長選舉,郭倍宏脫黨參選,其氣勢乃數倍於蔡介雄」,選民卻「棄郭保蔡」來論述。固然,如果一個綠營候選人形象極佳,藍營支持者受訪時可能表示願意支持,但在選舉時如果藍營提出中等形象人選他還是票投藍營,是以民調有其弔詭之處不能盡信,故存在「黨員投票」以加總稀釋掉「誤差值」的機制。



  日本人有「真劍」這樣的詞彙,形容做事情、論述務求精確,也就是台語講的「頂真」。陳教授說20年前的台南市長的郭蔡之爭云云,事實上,當年(1989)根本沒有所謂的郭蔡之爭,當年當選的市長是林文雄,郭蔡之爭發生在1993年,蔡介雄僅拿到民進黨的基本盤,由國民黨的施治明選上市長。吾甚好奇,1994年TVBS全民開講等政論性節目才開始席捲全台,試問1993年有多少民調或測量標準可以判斷郭的「氣勢」?更何況郭甫從美國返鄉,蔡則自29歲就擔任省議員多年,基層實力盤根錯節的是蔡不是郭。



  陳文又舉台南市的「許張之爭」,陳文又談「聲勢」,認為許添財其聲勢比張燦鍙強,或許筆者先前舉例可以解釋,然而談許添財,不能不談同有「財經立委」美譽的彭百顯,當年民進黨不提名彭百顯而提名林宗男,林宗男不過是地方型的政治山頭走不出南投縣,彭百顯有天下雜誌及國會記者的推薦,所以雖然未獲民進黨提名,依然打敗民進黨的林宗男。



  當民意大於黨意時,民進黨情結也救不了民進黨提名的候選人,這次南縣的問題,不是人,也不是制度,而是施正鋒教授批評的:沒有「制度化」


星期三, 4月 22, 2009

翹班可以幹麼----恕刪文

  對不起讀者,我自己犯了先前批評別人的錯「不愛惜自己的筆」,用了不當的言詞批評我看不下去的狗官,以我駕馭文字的能力,我絕對還有許多選項,不會選擇廉價的鄉民代表級的用語。
  狗官下台,也讓我反省日後遣詞用字要加倍謹慎。讀者的來信抗議讓我作如針氈,也讓我反躬自省。

星期二, 4月 21, 2009

波蘭醫師之我見


  波蘭醫師議題燒翻天,我們姑且以比利潘大的版本為討論的基礎吧,比利潘大專業領域超群尚且不提,部落格領域也稱霸,沒有理由拿不確定的事情開自己玩笑,更不會網誌寫完以後學那個人稱彭大仙者全文刪掉逃避文責,所以我先強調,如果想討論的網友,請先看過比利潘大的文章,再提出質疑,別潑婦罵街。


  波蘭醫師這個議題,好像醫師來談就被視為不應該,好像本國醫師因為怕被波蘭醫師搶薪搶工就應該避談,我想未必。如果你賣麵粉,你標榜日本麵粉,像羅娃麵包,像裕毛屋麵包都是日本麵粉做的,就好比一個醫師來自美國哈佛醫學院或德國慕尼黑醫學院,幹,那聽起來比台大還屌,自然不用甩卵其他的台灣醫師或者現在爭議頗大的波蘭醫師。




  如果你賣台灣麵粉,像什麼象牌麵粉之類的,那就踏實的做,賣給一般的店家,業績再怎樣也不會多差。




  但是現在冒出了波蘭麵粉,開始打著外國旗號跟你搶市,你當然可以說你比他好,你可以說波蘭麵粉收成快(四年),採收過程較不嚴謹(每個學期考試淘汰的程度遠沒有台灣激烈,台灣的醫學生是一中、雄中、建中來PK,波蘭的台生呢?),但是農會超市居然也讓他上市,完全不保障本國麵粉的銷售,甚至說,本國的農會超市還限制說一年只有一千包台灣麵粉可以上架,但是,突然有一百包波蘭麵粉也上架了,農會一開始卻置之不理,限制台灣的麵粉配額,卻無視日見膨脹的波蘭麵粉配額,之後有人購買(醫院錄用為住院醫師,有的已有台灣證照,有的沒有台灣證照),有人吃下肚(之後他們受完住院醫師訓練就可以開業了),之後當然有人會拉肚子(每個醫師都有機會碰到的醫療糾紛)。




  台灣政府對國內醫學生的名額是有嚴格限制的,是所謂的總量管制,但是,對外國學生,尤其是現在甚囂塵上的波蘭學生,先前全無管制,是以有人早已偷跑成功,甚至考取醫師執照,現在是波蘭醫學生或者正踏入醫院者,據聞近千人,管台灣,卻疏於管波蘭,這算什麼台灣政府,所以葉金川近來宣佈要對波蘭生嚴格管控,這是勇敢的。




  我本來不太願意講這些,畢竟認識的人也有許多人子女到波蘭習醫,有的人心地善良,有些人還定期收看本台,還會打電話親切的跟我分享心得,但是,我在比利潘大的文看到竟然有波蘭醫師出口恐嚇他人,說什麼:「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他馬的,本來我還尊重你的受教權,我還支持設下合理的門檻讓你在台灣有機會行醫,今天你用這種黑道口吻,一付你認識多少醫院的大老,將來可以怎麼給別人排頭吃的姿態威嚇別人,你算什麼東西?你惹毛了許多人,這種形象如果見報,你會毀掉所有波蘭醫師的形象,你會讓粥也變成老鼠屎。還沒學會功夫,已經學會黑龍旋桌,已經學會幫派那套。




  我這麼請教,去美國留學不管學哪個學門,歸國卻不會英文,怪不怪哉?




  去波蘭學醫的勇士們,你們波蘭文的檢定,請問等於波蘭的幾歲學生?




  我繼續請教,台灣醫師到美國考醫師執照的後面關卡,得具備台灣醫師執照,請問波蘭醫學生考台灣醫師執照前,具備波蘭醫師執照嗎?如果你在波蘭唸醫學院,卻無法取得波蘭醫師執照,那是不是等於波蘭不為你的學歷背書(不讓你考,或你考不過),世上所有人在任何一個國家學醫,無法在該國考醫師執照,這是弔詭之一,卻可以在另外一個國家考醫師執照,這是弔詭之二。




  現在制度亂糟糟,台灣政府似乎也沒能力解套。




  說要實習多久,其實那只是度時間,不是門檻。除了精神病發作攻擊總醫師或犯了重大過失譬如說把護士肚子搞大,誰實習會被當?




  說要考一個醫師甄試考試,天阿,您真外行,這種考試,也是可以黑龍旋桌的,這,不會成為真正的門檻(O.S.:這,才是投資),寫的怎麼樣不重要,改的怎樣才重要。




  照我說,也不要斷了波波的求醫路,一定也要留一扇窗給人家,如果我是葉金川,我就規定,即日起凡畢業自波蘭醫學院者,凡取得美國醫師執照者,得(ㄉㄜˊ),看好喔,得應考台灣醫師執照。如何,連美國醫師執照他都考到了,我們還有什麼理由擔心人家實力不足?而且也不用擔心他老爸是不是有力人士,可以影響國內的考試到什麼層級,算了啦,你不用高估這些人,這些人充其量認識幾個立委聲音就很大,他還沒本事認識美國的參、眾議員,even有,也影響不了step1,2,3的美國醫師國考。




  說實話,我自己care的病人聽到波蘭醫師都眉頭深鎖,我鼓勵他們把想法投書報社或寫信傳真到電視台,讓民眾的聲音多多湧現,不要只是被視為將被搶飯碗的醫師在幹譙波蘭醫師,如果媒體體認到真的很多民眾對波蘭醫師感到恐慌,或許能push這個政府把關更嚴謹。

  中國時報: editor@mail.chinatimes.com.tw
  


  

  謎之聲:這些人這麼厲害,怎麼不是去英國、法國、德國拿醫學學位,然後在當地考照,如果是這種背景的醫師,我們歡迎都來不及。


  

星期一, 4月 20, 2009

成龍成了中國人與台灣人的公敵

  成龍早些年詆毀過台灣,但是他的電影全民都有共識,有共識「不去看」,所以他的《環遊世界八十天》等片票房都奇差無比,比許多國片的票房還差。




  成龍本名陳港生,香港出生也,一個人背棄自己的出生地,大罵特罵說此地太自由需要被「管一管」,惹的香港市民全面沸騰,一面倒的對成龍開罵,香港蘋果日報更用「成龍這個奴才」聲討他,港民用粵語罵他「食碗面、反碗底」,同台諺的「食碗內,看碗外」,甚至送他「香港之恥」、「出去做小丑」的封號。



  港人對「港生」十足反感,有人說他「體能雖100分,但智慧就不敢恭維」,算是很客氣的教訓,也有較有打油詩口吻的:「唔識自制,就應該學會自制,不是帶上頸圈被人控制。」



  港媒報導,於私生活方面,「龍種事件」揭示成龍私生活混帳一面,成龍犯了錯,依舊趾高氣昂,誇稱是「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試問,成龍該不該管好自己的小頭,又或者說,聘請他為親善大使的香港政府該不該管一管他?



  講這些反民主反自由的話,得罪了香港、台灣,但講出內心對中國產品的厭惡,卻又冒犯中國。




  當中國河北天洋食品製造的毒水餃毒死日本人時,中國網民還痛罵這是小日本栽贓云云,今天成龍有膽公開痛罵中國產品「品質素劣」,還說若要買電視機「一定買日本的,中國的會爆炸」,也痛罵去年喧騰一時的三鹿「把不該加的東西加添到奶粉內。」比起台灣去年部分為三聚氰胺背書的醫師來說,顯的正常多了。




  香港立法會隸屬社民連的陳偉業議員嗆成龍「如果香港沒自由,怎麼可以拍到有創意的電影?」信然,成龍主演的電影《新宿事件》被指因過份暴力而無法在中國 取得批文,據稱因電影講述華人在日本建立黑幫,中國當局認為「抹黑中國人」 而下令禁影,試問港生,香港和中國,哪邊沒有自由?


星期日, 4月 19, 2009

歷史劇場---南瀛篇






  這本陳唐山的自傳,我第一次閱讀時,才是個高中生,真不甘心台南縣眼看就要被李全教給拿下,先預告啦,女模事件後沉潛很久的李全教,也沒那麼好選啦,看到綠軍內亂,李已經喜吱吱的學魚夫成立同一個系統的美國網站ning了


  正文開始
  這回民進黨籍台南縣長候選人受綠營支持者關注的火熱程度,好比1998年的台北市長,綠軍無不憂心南縣在暌違十六年後恐追隨嘉義市再度「淪陷」。政治難題連留英的小英也難解,民調確實第一的陳唐山(李俊毅受自由時報專訪時亦作如此陳述),喊著「夢想在走,請你放手」、「你兄我弟,世代交替」的李俊毅,目前都是一付「當然不讓」。匹夫亦曉,如果一造拿到五萬票,那國民黨可以等著放鞭炮,恐怕連提名馬大姐掛保證過的吳健保也會上。



  輕賤民調的政黨,絕對失敗,中時資深記者林照真曾報導2001年高雄縣長國民黨參選人吳光訓與黃八野曾經協商以民調決定人選,唯公佈後因黃不服進而引發政治風波。就在爭論未平之時,被雙方共同指為進行民調的台北大學與戰國策兩民調單位,卻意外分別以公開信函表示絕對沒有接受這兩名候選人委託,更從未為他們進行民調。國民黨在高雄縣「玩很大」的下場就是被「殺很大」,痛失疆土數十年。但近年國民黨掌握民調能力高明不少,吳伯雄連大安區的補選都精算過,對泛藍選民喊出姚立明若得票兩萬,「乃公」篤定落選,票開出來,姚得票近萬,周柏雅小輸一萬,令人駭異吳的神算!民進黨若還無法洞悉吳伯雄的能耐,南縣不但會敗,還會大敗,敗到陳唐山加李俊毅還遠遜國民黨。



  德國哲學家黑格爾說:「人類從歷史學到的,就是人類從未學到任何歷史。」



  十六年前民進黨台南縣長提名之初,如同此次,也是有五位人選摩拳擦掌,包括鄭自才、陳唐山、魏耀乾、楊澤泉及謝三升。當時的提名機制有黨員投票(等於是精準度更高的排藍民調)以及「幹部評鑑」,像極了此次刷掉陳唐山的機制:「綜合評估」,這是什麼「碗糕」?依照民進黨新聞稿是:「在綜合評估過程中,黨主席廣泛聽取選戰策略小組成員及地方幹部意見。」



  這樣的機制好不好?可以回顧當年。當時台南縣因為前一次李宗藩博士險些打敗國民黨,一時競逐者眾,人人自命有縣長格,惟首次面對「幹部評鑑」這種機制,反彈頗大,南縣公投促進會執行長洪榮川以及十三位民進黨籍幹部,聯署反對並羅列理由,第一點痛批幹部評鑑「不合民主潮流機制」;第二點則痛批「若初選結果領先,評鑑結果落後,對黨內團結、對候選人都將造成傷害」,像不像這次初選領先,卻被評鑑人士以「爆發力」、「世代交替」等理由陣前換將?第三點則批評「四十位幹部的意見,豈能取代三千位黨員?」,像不像這次數十位選戰策略小組以及地方幹部的意見,硬是取代了民調的大規模樣本,當年此制度被批評「違反民進黨權力由下而上的原則」,這回何嘗又不是?



  當時第一線回應質支持者質疑的,就是時任民進黨縣黨部執行長的李俊毅,李當時安撫黨員,回應以「幹部評鑑的資料將由填寫人直接寄給黨秘書長江鵬堅,結果只有江氏一人知道,只是提供黨中央提名參考」,十六年之後,誰知道,這個「僅供參考」如雞肋般的機制,竟然是護送李俊毅出線的金鐘罩。



  當年本來民進黨縣黨部欲舉行政見發表會(勉強可以當作民主常規的辯論會),但莫名其妙被取消,引來參選人之一的成大教授楊澤泉批評「取消政見會無法讓參選人抒發政見」,縣黨部主委張田黨的答案可妙:取消因為「考量時間、人力、財力所決定」,十六年後,這個機制別說舉行,連提都沒被提過,民主退步乎?



  吳念真的舞台劇「人間條件」有一幕這麼演:正逢二二八事件的Yuki和她的初戀情人武雄,經國民黨軍隊的刁難下,武雄以河洛話唸著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國軍雖不明其語,但可感覺武雄唸著經典名句,繼而以「會讀中國書,應該不會壞到哪去」而滿意離開,這時武雄改口:「青暝兵、拿步槍、四界砰、沒良心、老百姓、受苦難。叫蒼天,天不應。想要避,找沒門。想要拼,不合齊。任人騎,任人欺。等何時,出頭天。」
  


  民進黨以「有青,才敢大聲」自居,現在許多支持台灣國家地位正常化的人眼中,民進黨正是一群「青」暝兵,「放尿攪殺昧作堆」!舞台劇中的對白,可能是很多人內心沉重的寫照。

  重點不是提名了誰,而是那套提名機制講給人家聽,聽的下去嗎?


  自由時報的濃縮版:台南縣,一九九三



  阿,這個是學周玉寇的書名啦,李登輝,一九九三!此刻,我領受了!





星期日, 4月 05, 2009

昔日「元帥東征」,今日「元帥」安在?




  台南縣長一役,羈絆蔡英文與民進黨,筆者遍訪至親好友,大多數人都同意陳唐山的出征可謂「六出祁山」,然而也大都認為陳「民調好像比較高」,那既然提名了李俊毅似乎就該選票集中,不應「牛稠內鬥牛母」,把台南縣長寶座拱手讓給國民黨,如果南縣的本土勢力分裂,別說當地的洪玉欽,連空降的洪秀柱都可以選贏民進黨。



  問題是,既然「陳唐山民調比較高」,基層質疑為何不予提名,原來民進黨自己在閉門造車,其政策會執行長莊碩漢表示:「民調不是唯一標準」,問題是,鮮有人如是認知,這表示民進黨先前的宣傳不力,如今一直補充說明,早已錯失凝聚共識的時機。其文宣部主任鄭文燦說:「台南縣長選舉第二階段提名的綜合評估即是取代民調,評估條件包括地方經營、個人條件、黨內條件等因素」,問題是,曾投過民進黨台南縣長一票的二、三十萬人,這般「綜合評估」當屬首次聽聞,而且評估結果一旦無法量化,則難以服人。




  民調的弔詭之處在於不是隨機一次做出來就足堪預測大選勝率,因為特定天數,特定時段,甚至選取的母樣本是市話或手機還是加總,都等於已篩選特定年齡層與職業別,兩千年到兩千零八年,年輕選票多了三百萬(台南縣約有十四萬人),試問如果針對這些二十到二十八歲的人用市話在傳統的上班、上課時間對其進行民調,問的到幾個人,這樣的民調不會嚴重失真嗎?




  建議民進黨以「事先溝通不良,民間憂慮甚深」先行暫時凍結南縣提名人李俊毅,先把遊戲規則講清楚公諸於世,每項評比要能量化,倘若屆時未被提名者若違紀參選則直接開除黨籍,重建黨中央威信。




  話說回來,黃信介曾經說「我不僅要選,還要到最艱難的地方,當龍頭的帶隊去難選的縣市,才有開拓作用」,試問檯面上這些「老將」、「龍女」,幾人能有信介仙的膽識?願意當開路先鋒?信介仙把「六出祁山,拖老命」的形象扭轉成「六出祁山,征民主;遠征花蓮,拼人權」,最後選舉定調為「元帥東征,如日東昇」,把「老」的事實用「寶」來訴求,以「咱大家的歐吉桑」自我行銷,雖然國民黨作票,還是被老仙覺識破,在「多羅滿」開疆拓土,個人則保持「未曾敗選」的超級紀錄。




  別說民進黨少壯派的一代不如一代,我看老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