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採訪

星期二, 1月 19, 2010

陳俊旭救了國光疫苗


  就在國光疫苗成了過街老鼠,報端投書以「醫師」具名批評國光者如過江之鯽時,「自然醫學博士」的出手,其實反救了國光疫苗。


  陳俊旭論述有二,一為「疫苗竟然含汞」,二為「國光新流感疫苗含汞量為諾華季節流感的五十倍」。


  陳曾說「我之前提出的50倍差距,是把國光的新流感疫苗和諾華的一般流感疫苗相比較」,最後一次的自清記者會仍強調:「國光疫苗(安定伏)乙基汞含量為0.05mg,諾華一般流感疫苗(伏必靈)為0.001mg,的確為諾華的五十倍。」把新流感疫苗和季節流感疫苗拿來類比,就好像把流感和感冒混為一談,就好像開口問你「我打了季節流感疫苗為什麼還得到新流感」的病患家屬,陳某一開始比較的對象就錯了,但正因為他不是醫生,他可以犯這種錯。國光或衛生署應把他的意見定位成一個擔心疫苗安全的「庶民心聲」,或許他就是雞同鴨講,但這並不像惡意攻詰,請不要對他下重手。


  根據台灣FDA所稱,日本藥典和中華藥典規定疫苗中硫柳汞的含量不得超過120μg/mL 。國光安定伏裂解型流感疫苗(A/H1N1)和諾華H1N1新型流感疫苗(Forcetria)的檢測顯示兩家疫苗的硫柳汞含量均約為100μg/mL,符合國際規範。


  衛生署跟陳所述的單位乍看兜不起來,其實彼此的數學關係很簡單,國光新流感疫苗每劑是0.5ml,含0.05mg的乙基汞,換算濃度就是100μg/mL,根據陳某一月二號自己修改過的內容,他說諾華的濃度也是100μg/mL,所以針對「汞含量」,他對兩家疫苗的評論是「一樣」,也就是不存在國光的硫柳汞大於諾華多少倍的問題。


  陳俊旭可能是唯一一位公開高分貝槓上國光,以「醫學博士」之姿自居,卻不具國內醫師資格者(之前喧騰一時的「波波」中若干人還考取了台灣醫師執照),精明如國光,要下手當然找出講錯話又無後援的孤鳥。


  新流感疫苗添加硫柳汞作為抗菌用,這項訊息卻被外行解讀對人體有毒,結果疫苗生產者反而樂的專心回應這個烏龍問題,不去理會其他對疫苗的專業質疑。既然符合國際規範,添加如是抗菌劑,根本不是此波疫苗緩打潮、疫苗信心危機的問題所在。國光疫苗全民都有機會打到,理應受到醫界以及民眾的質疑並積極釋疑,說實話,衛生署及國光對醫界質疑聲浪回應的太少太慢,不然單單一位謝炎堯醫師何須投書十餘篇;衛生署及國光對民眾的功夫也下的不夠,這也是為什麼第二劑施打者寧選諾華。


  國光有幾點可待改進

  
  第一、疫苗怕染藍綠,聘請律師更別染藍綠
  重聘律師,賴素如身為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擔任國光律師甚為不妥,如今如要盡速解決問題,立場超然的律師,才是關鍵之鑰。


  第二、登報告陳俊旭,核心問題仍不能逃避
  別輕易想要把其他質疑國光者貶為「類陳俊旭」,弱化質疑者的證據力,重點是國光敢告謝炎堯這個臨床藥理學專家兼內科教授嗎?國內所有投書意見中,最有料的就是謝炎堯,國光夠膽就去告謝炎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