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採訪

星期四, 11月 20, 2008

蝦米是學長


  醫院跟軍中很像,都有階級之分,當過兵的大概都有概念,如果考上預官,五週受訓後就官拜少尉,至少,假可以自己排,可以支配自己時間,省去很多繁文縟節,豬頭長官想動你,也不敢真的動;軍中常能觀察到職業軍人彼此討論期班,往往用學長代替其他稱謂,這裡的「學長」,有尊敬,還多一層親近。

  醫院裡,一般比你senior的大概都會喚人家一聲學長,差太多屆當然也不好意思叫人家學長,人家都當幾年V了你還學長、學長的叫,不就在病人面前削人家威風。

  學長百百款,想我當初實習時,一開始遇到的不是「浮浪槓」就是「林投竹刺」,身無長物不說,細菌、抗生素別說用法,連發音也不會發,開口只會亂酸人,主治交待不能打的藥照開不誤,還會搶別人的「出院病歷摘要」打,不過是為了搶賺一百塊,這種人,「戲棚腳站久了就是汝e」,現在也是主治大夫。

  講白的,我會覺得幾百塊被吞掉很受傷嗎?一個學長跟學弟搶幾百塊,格在哪裡?

  有一個「學長」,凡是姿色稍優的女實習醫師,皆會使出手段示好,還會幫人娶小名,還當著人家的面嗲聲叫出來,靠,有夠噁心,如果得知女生已有男友,隔天立即擺出另外一種臉,人家問什麼,蓋不回答!有一次立委選舉前,主治話家常的要我們要「關心家己的所在」,提醒我們記得返鄉投票,當時有同學提及賄選嚴重,這老兄居然搖身變成政治評論家(他媽的你以為這個沒有門檻阿),替他們家鄉的黑牛、金牛粉飾,居然說這些黑金一次發幾千塊的現金對當地縣民的生活有莫大的幫助,還好,不分藍綠,這種醫師還不是太多。

  這傢伙還曾大談一加一大於二的理論,說身為男醫生就應該要娶女醫師或者是有錢人的女兒,這樣才會發揮加成效果,還抱怨自己的女友是「處女」,且身家普通,沒有讓他一加一大於二;聽說他後來順利分手,還娶了一個醫師的女兒,真是稱了他的心,這種人,卸下白袍,是nothing!我恭喜他前女友,就當作被鬼壓過,從此展開全新的人生,跟這種人格不健全的人結婚,會有什麼未來?

  我想,實習過程中,如果遇到以上這種咖愈多,大概久了也會被他們劣質的思考同化,他們也是人教的,記得看過蘋果日報一個女生投稿寫情傷,就是身為實習醫師的男友久未聯絡,突然赴醫院探班送點心,竟發現男友在護理站摟著另一枚護士,後來與男友攤牌,男友才說「學長說我們行情很好,不用綁死自己」,哼,行情很好,波蘭、菲律賓、中國的都虎視眈眈啦,行情很好?

  還好我也遇過幾個不錯的咖,有個外科的學長早上約我七點半一起查房,我都提早到把藥先換好,都「量早」作好事等他,久了他也放心我,有時候就忙他的去,也覺得我不需要盯,我作報告還會幫我一把,把自己的書借我(對我而言,我書不太借人,所以人家借我書,而且是自己考專科用的書,我會覺得很感恩)。

  真正的學長帶你查房,不會在病人面前叫你學弟,會在你的姓氏之後加上醫師,這樣才不會讓病人覺得「有異樣感覺」,真正的學長,會supervise也會back up你,不是頂著賣油翁的技術表現的卻如神射手般神氣,會盡量把工夫教你,如果你願意學的話。

  學長,領先人家的不過是「技術上的時間差」,客氣點,謙和點,放眼十年後,大家不都是V,有什麼好擺譜的?



1 則留言:

Lady November 提到...

像你這樣善良的醫師
已經很少見了
繼續保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