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採訪

星期一, 3月 16, 2009

從郭采君拆解郭冠英

驚死人
文章才寫完
現在google郭采君
第二條搜尋結果就是本台文章
謝謝大家幫我推文






  郭冠英是個傳媒出身的高手兼老手,觀乎其應答舉措,他深知如何引導議題,他知道若所有茅頭逐篇檢討「外交官郭冠英筆下文章」將難以招架,所以縝密創造出「郭冠英不是范蘭欽」、「文章張貼來張貼去」等說詞,甚至有意無意透過張友驊之口散佈「郭冠英有六個筆名」,其實,如果立委緊追著「到底等不等於」的公式跑,恐怕正稱了他的如意算盤。



  我才不管郭冠英等不等於范蘭欽,IP沒追出前無法一棒打死,若無法在一句話的長度內說清楚給不是熟悉網路媒體的普羅大眾聽,那麼,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郭冠英作的,我要他負責,總可以吧。



  還原郭冠英的完整形貌,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其女郭采君之筆。



  郭曾與旅美歷史學者唐德剛共同訪問張學良,投入口述歷史研究,郭寫下「張學良側寫」一書,唐則完成「張學良口述歷史」一書。



  郭采君去年十一月於中國復旦大學口述史會發表「松花江上」(該文亦刊載於甫由遠流出版的「張學良口述歷史」一書),其中經典名言包括「歷史如果是個胡桃核,我就是我爸爸的胡桃鉗」、「一九九三年,我九歲,一個可愛的女孩,如果那年舉辦奧運,我有資格去唱《歌唱祖國》」、「我與我哥哥是我爸爸的工具,愛國的工具。他要我們唱《松花江上》。那首歌,對一個八、九歲的小孩來說,很難唱」,「我父親現在成了一個保蔣者,尤其當倭寇在惡毒的反蔣去中之後」,當台灣被「去台灣化」數十年後,想要還原台灣歷史的人就該是「倭寇」?父女皆好以「倭寇」稱人,不過,郭采君在上海工作如此措辭無可厚非,領台灣人納稅錢的郭冠英可不然!每年國防預算佔年度總預算比例居高不下,因為有個架著千枚飛彈對準台灣的惡鄰居---中國,而這個吃裡扒外的郭冠英,如果夠本事,就過去中國任事,不要「吃碗裡,洗碗外」,以他的言行,倒是個滿分的中國外交官。



  郭說:「現在台灣想要教育出的是一批仇恨中國的外國人」,試問「中國肺炎」、「中國毒奶」席捲全世界,我們對這個國家能不「敬而遠之」?



  郭采君畢竟受過高等教育,也曾自我質疑,如「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愛國,為什麼那就叫愛國?」



  郭采君替其父辯解:「他只是個中國人,想愛國,想知道我們國家的歷史」,我想說:「我只是個台灣人,想愛國,想知道我們國家台灣的歷史」。


  這樣的外交官,如果僅調職形同記功,還要追討自汙辱台灣開始的所有薪水,此輩之可惡,對綠營來說,是詆譭台灣,對藍營來說,是褻瀆中華民國,他眼中除了「高級外省人」,其他人無非是「台巴子」與「低級外省人」?



  有此同志,何需敵人,我們編列預算,精實國防,抵抗中國,但我們也編列預算,眷養狗官,詆譭台灣,吹捧「神州」,當一個台灣的外交官教育女兒是用「我還是要你做個中國人」時,如果新聞局只能敷衍了事,連蘇俊賓也該下台!
                    
  

5 則留言:

Ren 提到...

与陈水扁、李登辉等领取着“中华民国”薪水却从事“台湾独立”之实的卑鄙小人相比,“范兰钦”显得伟大的太多了!

当然从政治或商业的立场来看,你说的是对的,毕竟自己的钱不能被异己使用。

但回到政治立场来看,强权的政体正变得越来越强大,如果你们继续弱势,迟早我们对你们不屑一提,或者决死一战。

ybonbon 提到...

我們弱勢,你們大眼不需瞧一眼,何需決一死戰.
只求你們別再製造中國毒奶,中國牙膏,別再寫難看的簡體字,連你們喜歡的馬英九都不喜歡簡體字,他常常要我們寫正體字!
你口中帶著你們我們,正好證明本來就不是一家,若血濃於水,豈有這樣談話的?

Dexiang.Wu 提到...

你们那些东西算什么
我们随便不买你们哪一项电子产品 足以使你们这帮刁民失业一大批

对了 不是嫌我们的牙膏“有毒”么, 不要用啊 笨猪!!

ybonbon 提到...

本人用愛爾蘭製造的ORAL-B
德國的德恩奈
台灣的台塑生醫
從未使用過中國製牙膏
寧可用台鹽的鹽刷牙
也不用中國的毒牙膏自殺

XU 提到...

能用上毒奶毒牙膏的台湾人,估计也是下等平民,你用德国货的,先别考虑这些

你该考虑,真的武统到来,你是撤离台湾,或者从戎,还是逃难无门,打仗无勇,躲在防空洞里呢。

如果你们败了,你是英勇就义,还是学巴勒斯坦人,伊拉克人去做人肉炸弹,或者,排队去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呢?

当然,你们也有赢的可能,不过大陆给光复了,我们也不好指望你们给我们德国货享用的,下等平民还是乖乖地吃毒奶粉。

唇亡齿寒,沙尘暴席卷到台湾,
东洋人和棒子都来帮大陆治沙,

你们是不是该在台湾海峡架一个滤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