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採訪

星期日, 6月 14, 2009

邱永漢《香港》V.S.彭明敏《逃亡》


  馬英九執政一年,台灣每天的命運身陷五里霧中,一席「識繁書簡」之議,更讓人驚覺,這傢伙豈只是與中國「接軌」,根本就是拿台灣的一切,為中國「鋪軌」。各台扣應節目都曾有觀眾替馬「出賣台灣」的指控辯駁,理由是馬理應「寧為雞首」,問題是,馬的女兒拿美國籍,他就算讓台灣變成「雞後」,也大可在美安享晚年。


  台灣的國際情勢遽變,台灣人的命運亦同,但多數台灣人安於逸樂,歷史觀薄弱,不曉得中國勢力真的掌控台灣後會幹出什麼事情。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自東京帝大經濟學部畢業,日後被日人譽為「賺錢神仙」,年僅二十三歲的台南子弟邱永漢,向聯合國寄出「決定台灣未來地位時,應訴諸公民投票」的請願書,透過美聯社與合眾社廣為傳播,引起軒然大波後,「貴」為台灣省議會議長的黃朝琴也為文反駁之,邱某果然觸鬚夠長,深知自己的行為是「公然背叛國民黨政府」,自言「一旦被逮捕就必定被槍斃無疑」,所以在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逃亡香港,六年後,邱某轉往日本發展,隔一年,邱某以親身逃亡後的見聞與體驗發表小說《香港》,竟奪得日本文壇大獎〈直木賞〉。

  邱離開台灣的代價是沒見到父、母去世時的最後一面,什麼樣的政經環境讓邱願意賭一把,逃亡到一個語言不通,沒有人脈,隨時準備餓死的地方。邱寫下:「戰後接收台灣的國民黨軍隊是罕見的低水準部隊,二二八事件中,許多要求自治的台灣同胞受到無情的機槍掃射,那些被軍隊或警察帶走的人,就因此永遠沒有再回家。」


  邱台北高校的同學王育德的兄長王育霖畢業於東大法學部,戰後回台任職檢察官,新竹發生奶粉黑市交易案經他抽絲剝繭,發現首腦就是新竹市長,他帶著拘票找市長,想不到市長勾結警察局長,竟然促令本該拘捕市長的警官們搶奪該張拘票,之後王的上司還追究遺失拘票的責任,王某一怒辭掉檢察官職務,任職中學教員,但二二八事件後,該市長派警察逮捕之,槍決後丟入淡水河。這些慘況促成王寫下小說《檢察官》,主角王雨新就是王育霖。


  當時尚未闖出名堂的邱,猶知不脫此處,即無死所;對於已經累積了台大政治系主任、十大傑出青年等崇高聲望,有賢妻,有子女的彭明敏,逃亡的枷鎖,自是沉重百倍。


  邱別父母,彭別兒女,彭教授在家的最後一晚,把一對子女叫來量身高,這也是日後素人歌手陳明章在《阿爸的心肝寶貝》裡的歌詞:「欲離開的暗暝,乎我擱看一下,阿爸的心肝寶貝,用尺來量恁外高外矮,量在阮永遠的心肝底。」


  邱逃亡的目的地是香港,班機起飛後,邱寫下「肩頭的空氣的壓力,似乎也隨著飛機在空中愈上升愈輕鬆」自況,彭教授逃亡的終點是瑞典,他先飛往香港、泰國,最後換搭北歐航空飛往哥本哈根(最後飛往斯德哥爾摩機場),彭自述「當飛機飛越阿富汗上空時,從機上看地面風景是多麼美麗,感覺到我是一個自由人了,能夠回復到為人的尊嚴,開始感覺輕鬆又興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