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採訪

星期三, 10月 22, 2008

今天這一課:「暴力」!

  沒有人可以粉飾暴力,唾棄暴力是普世價值,就如胡忠信的口頭禪是「不用辯論」的。肢體暴力顯而易見,人們習慣譴責肢體暴力,卻容易忽略其他形式的暴力,譬如說講出「奇美小護士」的媒體名嘴陳文茜,就是用虛妄的言語暴力撕裂台灣,激起許多民眾不明就裡的攻擊奇美醫院,甚至有人往醫院扔下臭青母


  「張銘清遭暴力攻擊,震驚國台辦」,這是中時電子報二十一日下午的新聞標題。紀國棟立委在同日下午的扣應節目污衊包圍張銘清的台南鄉親「精神狀況可能異常」,這不正是典型的言語暴力?試問法律系畢業的紀立委何時取得醫師執照,竟然有本事看個畫面就對「病人」下診斷?





  對比以前某立委以七記連環拳攻擊同僚黃昭輝、蘇安生踹陳水扁獲得中華民國國慶貴賓席、曹常青不過是赴約演講卻被控制行動自由並被暴徒圍堵,金恆煒不過是言詞爭鋒卻被林正杰痛毆還遭恐嚇「見一次要打一次」,張銘清跌倒若被放大為「遭暴力攻擊」,而中國國台辦也據此「震驚」,未免也太容易「受驚」。金遭歐後,江岷欽在某節目「嘴笑目笑」,笑罵金是「嘴秋討皮痛」,這算不算言語暴力,一旁的主持人、來賓跟著訕笑,這算不算是施加暴力的共犯?如果單就暴力行為來論,隨著加暴者、受害者的不同而有不同解讀,那是非標準何在?







  而如果某生平日受盡霸凌,有朝氣不過,拳頭緊握揍了欺負他的人一拳,這當然也是暴力,但是別忘了他平常所受的不平遭遇,今天出了一拳,是暴力,也是宣示不容對方進犯,當屬正當防衛,今天張銘清在台灣大搖大擺,明天是不是更大群的「中央大員」要來「視察」?請搞清楚,張銘清不是一個單純的中國觀光客,台灣人也不會去騷擾一般中國客,但張的背景是前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發言人,過去經常發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台灣問題遲早要解決」等恐嚇性語言,這種霸凌行為對台灣猶如熱水煮蛙,今天還讓你張某「好吃睏」,不就證成台灣還真是他的管轄範圍,那些不譴責張銘清辱台言論的名嘴,反而譴責「抗議張銘清民眾」的人,乾脆定居中國,以與張銘清沆褻一氣。





  你可以唾棄朱高正當年使用暴力,扯斷麥克風,但是沒有他當年的衝撞,老賊不會退,萬年國會依舊萬年,朱的「暴力」不是宣洩,而是向「暴力集團」宣戰。






  你可以斥責台南鄉親對張銘清推擠,但是不這樣讓中國知道他們在台灣不受歡迎,以後張銘清等人發言會更誇張,打壓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力道會更大。


  你可以不支持西藏人對中國的示威抗議,但你若靜靜的看一段影片,一位年僅十七的西藏少女,為了追尋自由國度,翻山越嶺前往西藏流亡政府,卻被殘忍的中國軍隊射殺,你會掉下眼淚。


  抗議活動一定會擦出激情火花,更好的方式也許是一夥人帶著口罩團團圍住張,口罩上只要用一個中國地圖跟一個叉,用冷眼、靜默的力量驅逐他,但即使有激情,也該思考背後那激起激情的是什麼?為什麼即使是支持馬英九的人也有許多人討厭台灣逐漸喪失主體性,拒絕向中國稱臣,因為,中國是一個粗魯無文,對台灣或世界都極不友善的國家,他們的飛彈千餘枚對準台灣(馬英九提醒我們說中國飛彈也對準世界各國),他們專幹世上沒有人幹的出來的事,假牛奶,假雞蛋,毒餃子、毒豆子。名嘴立委們,敵人在外面阿,當你們斥責台南老鄉親「起腳動手」時,請用符合「比例原則」的動作抗議中國的所有侵台作為


5 則留言:

Yeh 提到...

可悲...

ybonbon 提到...

看不懂本文真的很可悲

TaiDuMei 提到...

台灣一路上被矮化﹐侮辱比不過一個張先生跌了一跤。

ybonbon 提到...

對阿
甚至應該說
張某人代表的不只是張先生
應先把他過去的辱台言論看清楚

Leah 提到...

在這種政府帶頭違反正義的狀況下,以暴力手段抗議中國官員前來搓頭、以暴力手段爭取應有的權利,我認為是人民最絕望的正當防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