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視採訪

星期四, 2月 05, 2009

從馬總統的「我們可能要講法文」談起

  據報載,上個月底的雙馬高峰會,報載馬英九總統告訴馬友友板橋林家的「豐功偉業」,馬英九提及,「中法戰爭」時若不是林家出錢出力守台灣,「恐怕我們現在要講法文了」。


  馬總統短短一席話,錯用部分史實,但也可以引領我們作幾點思考:



  第一、稱呼「中法戰爭」妥當否?當時與法國對戰的是大清帝國,故許多史家寧說「清法戰爭」。

 

  第二、馬英九說「林家出錢出力」,但清法戰爭期間,更確切的說,時間點在18841211日前後,法軍由孤拔(Amédée Courbet)將軍率領自深奧坑登陸,進犯月眉山,林朝棟率領守軍在三貂嶺與八堵之間抵抗法軍,協助收復基隆。事後劉銘傳上奏報告戰況,並請為林朝棟賞加道銜。所以台諺說「第一盡忠,林朝棟」。林朝棟何人也,林文察之子也,分別是霧峰林家第五、六代。錯認為板橋林家,乃馬總統「指鹿為馬」也。霧峰舊稱「阿罩霧」,霧峰林家,文人武將輩出,林朝棟自幼習武,少時因練功傷一目,人稱「目仔少爺」,而有「阿罩霧三少爺」之稱的是同為林家「六代目」的林獻堂,林獻堂一生,激起台灣人民族意識.提攜後進不遺餘力,台北市醫師公會常務監事曾在台灣醫界雜誌為文,寫到他畢業自日本東京帝大的伯父邱德金醫師,求學過程乃「受到林獻堂先生的資助得以完成學業」,足見林獻堂先生對於台灣子弟的博愛與厚愛,獻堂仙晚年於日本辭世,留下「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國花草有誰憐」,悲憫在白色恐怖時代逝去的同時代精英。

 


  第三、馬英九的「可能我們要講法文」,意思包括「可能我們得講法文」或「可能我們會講法文」。無論如何,馬闡述的就是如果台灣被法國統治,今天我們就得臣服在法國人之下,問題是,馬英九沒有弄清楚,如果我們果真當時被法國人管,依二次戰後殖民地紛紛獨立來論,台灣老早就獨立,縱使法語於台灣流通,也不會是台灣的官方語(請見附註法屬殖民地獨立後的官方語言表),如果法國真有統治台灣的機會而且教育台灣人比日本殖民政府更用心,法語會成為我們接軌國際,於美食、設計、服裝更有機會嶄露頭角的利器。



2 則留言:

Ahwii 提到...

"...時間點在1884年12月11日前後,法軍由孤拔(Amédée Courbet)將軍率領自深奧坑登陸,進犯月眉山..."

深澳坑在山上,不可能登陸,可能是深澳的誤寫。深澳又名番仔澳,因為裡面有座小山很像紅番,因此得名。深澳目前是一個小漁港,登陸的可能性很高,從此登陸,往基隆方向,到八斗子左轉到底,再右轉就是深澳坑,在基隆的舊台肥空地左轉就可以到月眉山了。

ybonbon 提到...

感謝指正!!!